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文章

  • 3

    七律•观秧歌扇子


    南腔北调演三军,


    天际裁来十二云。


    遮月半圆花扑蝶,


    倚空长剑碧波文。


    纵横捭阖因风向,


    怒放羞含输彩裙。


    和曲旋开图案绚,


    衔山日角凤松闻。


    注:2016年10月26日至27日第六届全国绿色健身运动会之秧歌腰鼓和手拍鼓健身赛在我校现代化体育馆中举行。


    2016、10、5初吟

  • 13

    80中学“反到底兵团”的回忆



       原北京第80中学反到底兵团总部成员,前排左起:陈佩玲、王子兴、孙嘉毅、白国利、常一武;后排左起:张长安、杲文川、刘宝槐、孟庆喆、欧嘉慧、马文炘。   服务员摄





    80中学“反到底兵团”的回忆

     

     

    杲文川

     

     

    127日那天,我们北京80中学红卫兵组织“反到底兵团”总部的一些同学聚会,一起回忆我们在“文化大革命”中的一段青葱岁月。

    “文革”兴起后,最先成立的当然是老红卫兵组织,他们宣扬“血统论”,血统论是一种封建思想,主张祖先长辈的血统决定个人的前途命运和发展方向。这种思想在各个国家的封建社会时期都存在过,从封建制度下的官员贵族世袭制即可看出。在“文革”红色恐怖的年代,血统论这一思想被发扬到了极致,社会充满了等级制和阶级斗争思想。1966729日,北京航空学院附中的干部子弟贴出了“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对联,横批是“基本如此”。老红卫兵要求革命队伍纯而又纯,认为出身不好的同学没有资格参加“文革”。在“血统论”冲击下,非“红五类”出身的学生政治上受到严重的歧视和压制,被斥之为“狗崽子”,剥夺了戴毛主席像章、唱毛主席语录歌,参加红卫兵组织的权利。甚至还有的学校批斗出身不好的同学。

    当时的中央文革是反对血统论的,持血统论的一些人要“踢开中央文革”。他们成立“联动”,后被中央文革取缔。

    我们后来成立的红卫兵组织是在各个班级小型红卫兵组织的基础上联合成立的。叫“反到底兵团”,有800多名同学参加,是80中学最大的组织。兵团司令白国力是工人家庭,平民子弟,老高三学生,身上没有某些干部子弟的傲气,所以反到底兵团团结了全校大多数同学,组织里人员的出身也是多种多样的。我们这个组织在“文革”中,没有打砸抢,没有搞武斗,没有折腾老师,是个比较稳健的遵守党的政策,没有什么出轨行为的红卫兵组织。所以,我们学校图书馆、实验室、电影教研室、广播站等等都完好。而朝阳区一所女子学校的图书馆被抢得一本书不剩,教室玻璃也被大量砸碎。

    我从小喜欢画画,从小学4年级就开始给全校出黑板报,我担任美工,负责用美术字写标题和插图,到了中学也是一样。参加反到底兵团之后,被推荐到反到底兵团宣传部为出版的《反到底战报》做美术编辑。这张战报有3位主笔。宣传部部长戴建青(老高三),负责写社论、评论员文章等。戴建青退休前是铁路部门的设计师。组织部部长常一武(老高三)和孙嘉毅(老高三),他们喜欢写杂文。常一武退休前是农业出版社综合编辑室主任、中国地理杂志下边出版公司的总编辑。孙嘉毅退休前是北京教育学院朝阳分院的副教授、朝阳区政协委员。应该说,那场运动是错误的,但运动也锻炼了他们的才干。

    学校乒乓球冠军张时雨(老高一)写的一首好字,负责刻写蜡板的文字。我先画出一张占1/4版面的题头画,刻好第一篇文章的大标题,张时雨就开始刻文字了。其他文章他留出标题区,由我继续填刻美术字。所以,每张报纸都是我们俩合作刻写而成的。负责印刷的是热心人刘宝槐(老高三),我刻完蜡板,就帮助刘宝槐印刷。后来,我们学会了套色印刷,一般都是红黑两色。这要可两张蜡纸,要反复套对,才能印出来两个颜色严丝合缝,和谐美观。再后来,有了多种铁笔,要刻大面积的时候,就用最大号的圆头铁笔来回涂刻。我为了可好蜡板上的图画,找了不少资料,到后来,背着被褥,干脆住进学校的反到底兵团宣传部里,废寝忘食地工作,不断地摸索创新。

    我从11岁参加办黑板报,15岁开始办油印小报,20岁开始在报纸上发表第一篇文章,45年在各种报刊上发表8000多篇文章,现在回忆起来,办黑板报和油印小报都是一种成长的锻炼和经验的积累呀!

    “文化大革命”爆发时,我还是一个幼稚单纯的少年,我们幼稚、懵懂、热情、单纯,跟着汹涌的大潮而漂流沉浮,但欣慰的是我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没有干过坏事,没有打砸抢,做过紧跟运动的事儿,但没有做过使心里内疚的蠢事。在参与运动的过程中,学了一些宣传、美术、印刷等方面的知识,有得有失吧。

    聚会那天,参加的有反到底兵团司令白国利(老高三),副司令孟庆喆(老高二),组织部长常一武(老高三),战报主要作者孙嘉毅(老高三),文印员刘宝槐(老高三),美术编辑杲文川(老初二),宣传队队长王子兴(老高三),手风琴演员陈佩玲(老高二),笛子演员张长安(老高二),舞蹈演员欧嘉慧(老初二)、马文炘(老初二),兵团的宣传部长戴建青(老高三)、作战部长闫平生(老高一)有事情缺席。大家兴致勃勃,回顾了“文革”中的许多往事。“文革”的许多事是荒唐的,但同学们之间的友谊是真诚的,虽然还有聊不完的话,留待微信中再聊吧……



        在人没来齐时,同学们在回忆“文革”时期“反到底兵团”的往事。 杲文川摄


       几位同班同学。                              杲文川摄


        两位老初二的同学。                           杲文川摄


       王子兴学长曾在国家税务总局做公务员,现在患病,大家举杯祝他早日康复。  杲文川摄


       同学们轮流介绍分别49年后的各自经历。               孙嘉毅摄


       我们选择了王子兴家附近的张家港饭店,王子兴看这么多老熟人来看望他,特别高兴,不顾家人劝阻,多喝了一点葡萄酒。   杲文川摄


       我们的80中学60年代是朝阳区重点学校,90年代是北京市重点学校,现在是世界名校联盟联盟的第一批成员。     杲文川摄


       80中学“文革”时期的校长田稔三。       (图片选自80中校史展览)


       我们上学时,大操场还是黄土和煤渣的跑道。      杲文川摄


       我们的白家庄校园已经成为了80中学初中部。           杲文川摄


       初三4班同学手持“红宝书”在80中学革命委员会校牌前合影。    马昌海提供





       “文革”时期班级在颐和园合影。        (图片选自80中校史展览)





       “文革”时期,文艺宣传队演出《红色娘子军》片段。 (图片选自80中校史展览)


       初三4班同学在怀柔县范各庄官地大队劳动。         马昌海提供


       高二4班在挖大排水渠劳动。                     廉洁提供


       出身好的参军了,其他同学有的下煤矿,有的上山下乡了。  (图片选自80中校史展览)


    编者按:
       我在下边选择几张“文革”时期的版画,不是要宣传那时的极左思潮,而是试图说明我们当时的“反到底战报”的报头就是用钢板、铁笔刻画这个类型的报头和插图。


       当时是照着画,也是很不容易的事儿,因为你如果画得有毛病,就成丑化伟大领袖的“现行反革命分子”了。   (图片选自网络)



















  • 6

    今日绍兴“府河”

    “诸位大约都知道“山阴不管,会稽不收”一句熟语吧?这个典就出在绍兴。绍兴城历史上曾经长期存在同城“一府两县”的格局。山阴、会稽两县同城是以一条府河为界的,河东是会稽县,河西是山阴县,据说某天在府河的利济桥上横有一无名尸首,山阴县官说是会稽县的,会稽县说是山阴县的。遂有“山阴不管、会稽不收”国人都知道的这一句成语。自然,现在的政府部门间的“踢皮球”水平更是与时俱进,似乎绍兴当年这俩县官的“革命传统”很有些传承和发展。”
  • 4

    汾河岸边的冬日芦花

    2016.12.8太原汾河湿地

  • 3
    分享

    结识故乡人

    李新 2016-12-09 05:50
                     结识山东老乡 
           昨天下午,我的文友相如妹妹给我发微信说:“姐姐,这是太行山上摄影师陈云晓发给我的短信,他也是齐河人,想结识你。我先咨询你的意思。他是看你文章后的简介知道你也是齐河人的。下面是他发给我的微信:

    相茹:
    不好意思打扰!
    我是太行陈云晓,广庆给我用短信转来了李新(海怡)的简介,您和海怡熟吗?因为我和他同是山东齐河人。如方便想接识一下同乡,不知当否。”看后,我立刻给相如妹妹发微信说:“很高兴结识他,让他加我微信吧。”相如妹妹回微信:”山上没有网络,他没有微信。”于是相如妹妹把他的我的手机号传送对方,不一会,一个陌生的电话打到了我的手机上,我接听,一个操着山东话的很有磁性的有点沧桑感的男性声音传了过来,彼此问候,我听到了久违了的乡音,激动的想掉眼泪,怎奈我正在医院看病,只好按耐激动的心情,告诉他实情,并说一会我打过去。

           看完病取了中药,我迫不及待地回拨那个电话号码,但因山里信号差而无法拨通,我骑车回家,小孙子正哭哀哀地念叨奶奶,拥恒儿入怀安慰之,随之与两个宝贝嬉戏玩耍直到餐罢回到自己家才又拨通电话。

           电话里他直呼我老乡,让我感到亲切。相互问候后,他诉说了辗转知道我的经过,彼此介绍了老家的驻地,他老家在齐河的潘店乡,我在赵官镇乡,离得有20公里远,我们彼此感慨说:真真是近老乡呀。于是互相介绍了离开故土的经过及对故土的思念。他告诉我,他是参军到新疆数年转业后到河南搞摄影的,一个人,一只狗,一群鸡,一座石房子,住在太行山的半山腰,拍下了太行山四季的雄姿及中原大地的许多景像,目前在为照片撰写文字,住在林县的大山里已经八年了。

          通过他的叙讲述加之早就看过相如妹妹写的关于他的文章,我由衷的敬佩他,他是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的人,是一个具有坚韧的不怕吃苦的精神,耐得住寂寞的摄影师,由此我想到了美国作家亨利·戴维·梭罗,他曾在1845年,在距离康科德两英里的瓦尔登湖畔隐居两年,自耕自食,体验简朴和接近自然的生活,以此为题材写成的了长篇散文《瓦尔登湖》,享誉世界,但梭罗也仅仅只是过了两年亲近大自然的生活,而我这位老乡却一个人远离城市的喧嚣,在太行山的腹地生活了八年(有人烟的地方离他还有2公里。),是怎样的八年呢?个中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想想目前一已到冬季,走在郑州的大街上已经觉得冷了,山里的温度一定更低,便担心地问他如何取暖,他说:“身下有电褥子,还买了电热丁,咱们出身农村,不怕冷,这比咱们小时候在老家享福多了。”好朴素的话语,正是有这种对生活的满足感才有了对更高精神生活的追求,我说:“我敬佩您,咱们年龄谁大?”他说是50年的,比我还大了一岁,我由衷的尊敬地喊了一声:“大哥。”他哈哈的笑了几声,说:“抽空来山上吧,带着你的朋友家人。春天来山里有满山的杏花,夏天来可避暑,秋天来有桑椹,冬天这里有雪,山里就是一个童话世界。”我被他的描述所吸引感动,也理应去看看这位大哥,还想更深层次的了解他,甚至想写写他,立刻答应说:“找机会一定去看望大哥。”他又叮咛说:“一会你转告相如,就说咱们已通电话认了老乡,谢谢相如让咱们认识。”这就是有情有义的山东人,结识老乡不忘牵线人。遵照大哥的嘱咐放下电话立刻给相如妹妹微信留言,妹妹回微信説:“你们某些口音一样,是真老乡,找机会一定一起去看陈兄。”我回:“一定。”
           愿与老乡陈兄、相如妹妹共同期盼这一天的到来,后会有期!

    相如妹妹写得摄影师陈兄的文章如下:

      
    一个山东人的中原山水情结

    2016-11-20 相茹 涛声里的梦
           10天过去了,我没有敲出一个字,心情难以平静,久久……
      知道你,源自于山东朋友的一条微信:一座山,一间石屋,一个人,一条狗,几只猫,一群鸡,还有摄影,这就是你生活的全部。
      了解你,来自于林州朋友的真情口述:你来了,潜移默化耳濡目染,林州摄影界的摄影水准整整上升了好几个层次!这是多么高的评价,多么好的口碑啊!
      看见你,我的所有担忧刹那间烟消云散。一个衣着整洁、面色红润、头扎小辫、颇有艺术家气质的中年人,笑声朗朗地走向我们,握手问候致意,一切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平静自然。
      宾主落座石屋前加盖的玻璃前厅,山泉水沏茶,品茗谈天,从生活到艺术,从唐诗宋词到山水风光,一切都探讨的有深度有力度有感悟。此时,你是主角,谈笑风生之间,张显着山大王的风姿。因为在你居住的太行山顶,距离你最近的人家也有2公里多,陪伴你的真的就只有一条狗,几只猫和一群鸡,还有满书架的书籍,当然,还有那美丽的太行风光。
      谈笑间,已是正午时分。民以食为天,我悄悄离座来到厨房,欲为大家准备午餐。猜猜我看到了什么?干裂的案板上,散落着几颗干瘪土豆和半个白萝卜,室外有一棵白菜,两个装满山泉水的水缸表面,结着一层厚厚的冰。我哆嗦着敲开冰面,想取水洗菜做饭,但刺骨的寒冷让我抛开这不切实际的念头,拿出我们带来的熟食,找到电饭锅热上。叹息,在我的心里不时发出!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好客,是你一以贯之的做法。
      不仅仅是我们,所有上山的朋友,爱好摄影或游山玩水的,只要是赶上饭点,你都会招呼人家过来吃饭喝酒,从不计较。至于那些向你求教的摄影者,你都会耐心地教授指导交流,你是一位好老师,也是一位好兄长!
      这不,玻璃厅内,美酒开启,菜肴摆上。小酌浅饮,客随意,主亦随意。玻璃厅外,远处,魏巍太行峰高谷低,风姿昂扬;近处,那狗那猫那鸡,在花草树木中穿梭,时而发出不同的声音。好一幅山居享乐图!
      酒足饭饱,宝贝捧出。那一张张构思精巧、拍摄精妙的照片,瞬间就将我们带到了绵绵伏牛山,美丽的宝天曼,大气磅礴的小浪底,清秀俊雅的神农山,天地之中嵩山,还有巍峨雄壮鬼斧神工的太行山!那张取名为《龙》的照片,让我的心灵为之震撼。蜿蜒的神农山山脊,在雪中在云雾中在蔚蓝的天空下,舒展成一条极富立体感的中国龙,大气,张扬,坚强,恍惚中昂首向天意欲腾空飞翔!据林州朋友张先生介绍此照片荣获世界摄影大赛金奖,至于是什么奖,你到底也没告诉我,你说那仅代表着过去,而现在还需要你去努力,去兢兢业业拍好每一张照片。
      两本由朋友出资印制的彩色图册。一是《小浪底之梦》,那是你在小浪底驻守了整整三年的辛勤结晶。大河辉映,岁月辉煌,东方之珠,河清月近人,等等,不仅拥有美丽贴切的名字,还有诗一般的讲解,看图品文,美轮美奂。观之,竟然让我这个在黄河边小浪底长大的人产生了不小的幻觉,这真的是我的故乡吗?美到不敢相信!二是《天地中原》,这是你在中原大地整整坚守了十多年的成果。空山新雨后,嵩岳秋高,天鹅湖的畅想,等等,尤其是中岳太极,简直是用最好的角度,最完美的构图,拍出了一张既美观又酷肖太极的嵩山山谷照片,令人陶醉的美呼之欲出。
      你手边也就仅剩这两本画册。你拍下的照片不计其数,但是你没有出太多画册,不是不想。自从你2009年来到林州太行之后,你原计划拍摄三年就换地方,但是你没有走,因为太行山的巍峨大气壮美,让你挪不动脚步。将近8年的时间,你就这样住在太行的山峰之上,住在别人的石屋里,坚守在春夏秋冬的美景之中,视太行山为父母兄弟姐妹,热爱她,赞美她,拍摄她最美的时刻。为了拍出的照片更具有诗情画意,你阅读了大量的诗词歌赋,唐诗宋词更是你照片中常见的韵律风貌。常常为了一处景色的寻觅拍摄,你走遍了太行的山山水水,沟谷山峰,踩点,驻守,等待,拍摄。太行山的花草树木沟泉峰峦会记得你洒下的汗水,蓝天白云雨雪冰雹会忆起你经历的艰难。一切都没有难倒你!你坚持至今。
      你美丽贤惠的妻子因为要回老家照顾年迈的双亲,已经离开了三年,女儿儿子来探望,又含泪离去。他们劝不动你,但是生活还要继续。于是,你孤身一人,孑孓独行。不到万不得已,你不下山。没有网络,与外界的联系只有一部手机,信号也不好。一个60多岁的人,除了漫山遍野跑着拍片,还要料理自己的生活,个中甘苦唯有自知。但是,你不舍得离开这里,不舍得离开你挚爱的太行山,离开你钟情一生的摄影事业,你不是在用手中的相机在拍摄,你是将自己全部的热情甚至生命交付到这寻访美创造美的事业中去了呀!
      但是,要生存就要有必须的生活资料。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人,又如何得到收入呢?数年来,你就这样靠吃老本靠朋友接济,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但是,你从不缺酒,每一个上山的摄影人或者游人,只要是了解你的,没有人不带酒给你,你的小石屋,除了藏书,最富裕的就是各种酒。你爱喝酒,但却从不贪杯,因为你心中有尺度,恪守慎独!
      你住在山顶,上山的路盘旋上升,全是弯路窄路急转弯路,上下一趟颇为不易。我想劝你离开这里,到山外生活,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你灿然的笑脸,你宏亮的声音,你灵活的身体,无一不在告诉我,你很好,你很享受这山中的独居生活。这时我脑子里突然冒出《论语》中的一句: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我乃一介俗人,不能理解也正常。
      即将离开时,我想到天气预报预告,寒流要来了,会有雨雪。再看看那崎岖蜿蜒的山路,赶紧对你说:想办法多储存点萝卜白菜大葱,要不大雪封山的时候,你该怎么办呀?
      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你竟然张开双臂,大声地对我说:大雪天,这里就是一个美丽的童话世界啊!无与伦比的美!知道吗妹妹?
      我笑了,不再说话。眼前也恍惚出现了美不胜收的童话世界,好美!
      汽车在崎岖的山路上蜗牛般的速度下行,我的座位旁放着你借给我欣赏的两本外观破损、内容精美的图册。借,意味着要还。因为这是你仅剩的两本画册,生命一般的宝贵,我想。
      我小心翻开画册,封底有你的介绍:陈云晓,1968年接触摄影,1998年进驻中原,将中原风光拍摄作为一个长久课题,并将摄影作为唯一的思考方式,读诗词典籍,悟摄影之道,山程水驿,“十年磨一剑”,追求影像背后的意念与哲理,追求中华山河的唐风宋韵气象。
      简介上没有写,但我知道,你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山东人!
      就在刚刚,一个朋友发来一张天气预报截图,告知下周二有中雪,提醒我做好防寒准备。心中一动,不知道是该担忧还是该高兴。担忧的的是你的生活会有诸多的不便,高兴的是你将看到你渴望看到的童话世界。或者,我的内心深处是两者兼有吧!
      在此,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原人,向寄情中原山水、酷爱中原山水的你表示深深的敬意!
           

  • 3
    分享

    心象 瞬间

    庄丽雯 2016-12-08 14:12

    心象 瞬间


    ——赏《陈莉摄影作品》


     


    “守侯了一个世纪的美丽,不经意间就这样以无与伦比的舞姿悄然而至。”


                                                           ——题记


       


            从秀美的扎龙到辽阔的内蒙,从神秘的西域到质朴的西藏,以及风情万种的浪漫西欧。最没的景象在瞬间凝固,我的心随之沉浸在光与影的奇妙变幻中。


                      情迷纳木措


    远方延绵着暗紫色的群山,山顶积聚着皑皑白雪。深蓝色的湖水卷起层层白浪,与蔚蓝天空中厚实的云彩相映成趣。似海却比海更纯净;是湖,却比湖更浩瀚。此刻,我仿佛听见哗啦啦的水声,感觉到浪花抚摸我双脚的微凉。我相信,作者肯定同我一样,被这高原之瑰宝所深深震撼。于是举起相机,在柔和的紫光下,将美好庄严地记录下来,让那一刻成为永恒。


                   心灵的跪拜


    茫茫人海中,匆匆的路人皆成为模糊的背景,只有三个虔诚的生命清晰地呈现在我眼前。一位已经看不到他的面孔;另一位双手合十,双眼紧闭,唇齿微启;还有一位双腿跪地,正准备跪拜在土地上。身体,匍匐而下,圣洁,弓身而起。淳朴的藏民啊,漫漫祈福路,何处才是心灵的归宿?我相信,作者肯定是被他们矢志不渝的信仰所打动,虔诚地记录了动人的一幕。


     摄影,不仅美在它的色彩、光影,不仅美在它的丰富多彩,变幻无穷,更美在拍摄它的那颗心。一刹那的感动,一闪念的灵感,成就无数经典之作。


     瞬间的美丽,源自心灵的感动。


     


     


    备注:此文是女儿高一的习作      2007-12-9   完成  

  • 10

    200-薄雪(原创诗)

    薄雪

    文、摄/水晶百合

    写下这两个字
    不知道是说它很快消融
    还是希望它更多

    越简单的东西
    有时,越费笔墨
    如薄

    越清冷
    越招惹热爱去捂
    如雪

    我是你命中之薄还是雪?

    雪一直在下,如果
    冬天不至于让人绝望
    许一朵明艳
    何妨?

    2016.11.21北京.下雪了


      这是小雪节气前一天写的诗,昨天节气是大雪,北京阳光灿烂,我把节气神马滴忘了……
      晚上看到华科夏雨诗社的微信公众号发我这首小诗《薄雪》,才想起来,又一个节气在我不轻意中过去了。
      前些天看新闻,说是中国的二十四节气申遗成功,我由衷地高兴。
      “当地时间11月30日,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正式通过决议,将中国申报的“二十四节气——中国人通过观察太阳周年运动而形成的时间知识体系及其实践”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好象,越年长,越在乎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
      最近又买了些教材来学画画,是因为儿子的美术课让他头疼,他打小不喜欢画画,幼儿园不画我没勉强他,如今上小学了逃不掉这门功课了。我学画画可以带动他一起画,现阶段,还能指导他画,将来,如果他真的对画画产生了兴趣,想要提高的话,我再给他报美术班去学习。
      人生已进入为上老下小奔忙的阶段,画画也好、诗歌也罢,无非是一种调剂;虽然从事网络传媒工作,但从来不是网中人,现实世界里有太多责任、惦念和挂牵,再不愿被网事侵占时间……

  • 5

    分享(27)石林美景(三)

    石林美景(三)

  • 5
    汝走何由徹俺哀,常常转念六十年。春春岁岁采薇菜,暮暮晨晨打草帘。
                        四处泥泥跨塔头,一番手手越坑边。八千日日朝夕伴,九里时时骨肉牵。
                        过路书亭你必痴,学文理想志如磐。童孩竟有操觚梦,草杆能当笔墨盘。
                         眼入书中忘苦酸,衾蒙脸上泣娘还。谁知小茎参天木,那料狂风绿叶繁。
                         富富车车且暖寒,灾灾坎坎不缠绵。怜尔乐苦如烟逝,寄奠薄笺再拜瞻。
  • 4
    分享

    风过气新

    张慧 2016-12-07 23:23

    风过气新


    七绝

    风过空澄

    疾风一夜扫霾尘,

    雪润迎来晨气新。

    天上人间皆此道,

    凛严方可见清纯。


  • 9

    【五绝】(平水韵)题宋鹏《最后的荷》图

                      【五绝】(新

                     

                     题宋鹏 最后的荷

                      

                      图宋鹏/李德良文


      



            花谢池凋敝


            寒风似有无


            残枝扶瘦影


            摇笔写天书



       





  • 4

     我因为患有胆结石,又患有肛肠疾病,经常服用一种名为“胆宁片”的中成药,因为它不但能治胆结石,还能有利方便。但现在医院开不出来,药房也没有买的。这本来是上海和黄药业生产的产品,但医生说:"这种药因为毒副作用很大,服用后会使人的肠道变黑,预后不良。“

        但不久前我发现有一个药房有这种药,但不是上海生产的,一问价格,一盒100片装价格每盒38元9角。这就不对了,好像价格大了好多。于是我回家翻出了前几个月医院的收费单,一看,同一种规格的药上海和黄药业生产的,医院开出的价格是24元4角。

        这样我就有了疑问,既然有毒副作用,为什么异地可以生产?价格差这么多这又是为什么?有关政府部门为什么不统一管理一下?

  • 4

    分享(26)石林美景(二)

    石林美景(二)

  • 4

    莲池公园夜景

  • 4
    分享

    青龙古镇(3)

    赵丽 2016-12-06 20:22

    青龙古镇(3)



     



     



     



     




     



     




     




     




     




     



     



     



     



     



     


  • 3
    缅怀“军阀”陈炯明
  • 4

    分享(25)石林美景(一)

    石林美景(一)

     


  • 3

    行摄中国——婺源行·江湾

    《行摄中国——婺源行·江湾》


            江湾是一座典型的徽州千年古镇,2013年被评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是最美乡村——婺源的一颗璀璨明珠。





















  • 10

    为律洪飞荒友庆贺66岁寿辰


       祝寿亲戚朋友大合影。                             服务员摄






    为律洪飞荒友庆贺66岁寿辰

     

     

    杲文川

     

     

    北京知青律洪飞与天津知青董**结婚,返城时去了天津,后来又到曲阜发展,他曾几次邀请57连的部分老知青到山东旅游,他管吃管住管交通管旅游门票,临走时还给去的知青带上当地的土特产。几个月前,他跟我夫人说,他要在天津办66岁生日寿宴,诚邀我们夫妇一定要参加,并邀请北京知青参加。

    123日凌晨,雾霾很重,沿路都是灰蒙蒙的一片,能见度很低。北京知青赵成武、张玉泉、王素敏、郭嘉陵、本博、任平志携夫人王月阁,黑龙江青年(已经60多了,当年的叫法)闫维和、王桂兰9人乘坐高铁前去为律洪飞荒友暖寿。律洪飞、刘彤、张金平、陈润华、吴丽洁等天津知青来天津西站接站,并安排了3辆私家车把我们送到正泰福轩。

    这位寿星老就喜欢喝酒,您瞅他办寿宴选择的地界吧:所在街道叫“白酒厂大道”,餐馆往北不远就是天津津酒集团有限公司和天津酿酒工业协会,这还不得要喝多少有多少呀!可惜,大家都老了,渐渐不胜酒力啦。

    聊了一会儿,活动开始,律洪飞的侄子请来几位曲艺学校的学生演员,他们表演了传统的京韵大鼓、单弦等,赢得了大家的喝彩。

    这种京韵大鼓,清末民初形成并流行于北京、天津、河北一带。由当时的鼓书艺人刘宝全等把原用河北语音演唱的木板大鼓改用北京语音演唱,广泛吸收京剧唱腔及北京流行的民间曲调创制新腔,并在木板大鼓原有伴奏乐器三弦外,增加了四胡和琵琶,形成了一直流传至今的京韵大鼓。这些艺术形式目前已经不多见了。

    中国集邮公司设计邮品的设计师张石奇荒友用篆字为律洪飞书写了“寿”字。我也为律洪飞用大红洒金纸写了一首诗,诗曰:

     

    藏头七绝•六六大顺

     

    六通四辟财源广,

    六律和谐磬乐扬。

    大利大吉阖府瑞,

    顺风顺水寿无疆。

     

    丙申冬月杲文川作藏头七绝,以贺律洪飞兄六十六岁寿辰

     

    注:六通四辟,用来指指上下四方和春秋四时。常用作作谓语、定语、书面语。见于《庄子•天道》:“明于天,通于圣,六通四辟于帝王之德者,其自为也,昧然无不静者矣。” 六律,定音器(竹管)。共有十二个,古书所说的六律,通常是就阴阳各六的十二律而言的。各有固定的音高和名称: 1.黄钟(C),2.大吕(#C),3.太簇(D),4.夹钟(#D),5.姑洗(E),6.中吕(F),7.蕤宾(#F),8.林钟(G)。9.夷则(#G),10.南吕(A),11.无射(#A),12.应钟(B),合称十二律。区分开来,奇数(阳)称六律,偶数(阴)称六吕,合称律吕。六律还指中国古代的一种法律制度。阖府:敬辞,称对方全家。,意为古代作为凭信的玉器,如:瑞玉(诸侯朝见帝王时所执玉器的统称)、瑞节、瑞符;意为吉祥、好预兆,如:瑞气、瑞芝、瑞签、瑞雨、祥瑞。丙申冬月:猴年阴历十一月。






       京津部分女知青,左起:天津吴丽洁、天津张金平、天津张舜英、北京郭嘉陵、北京王素敏、任平志夫人王月阁、天津陈润华、黑龙江王桂兰。    杲文川摄 

       
       黑龙江王桂兰、天津朱文敏、天津张金平、天津吴丽洁。           杲文川摄


       律洪飞与曲阜的生意伙伴姚老板夫妇合影。               杲文川摄


       天津知青温宝瑞、北京知青赵成武。                  杲文川摄


       左起:北京知青张玉泉、王素敏、律洪飞、郭嘉陵。             杲文川摄


       律洪飞家亲戚合影,前排左起:律洪飞夫人董**、律洪飞、二哥律洪鹏 ;后排左起:大妹夫杨先生、外孙女、大妹妹、第二代、第二代、女儿、小妹妹、小妹夫、女婿、律家老六夫人。   杲文川摄


       京韵大鼓表演。                                杲文川摄





       单弦演唱《晚霞》。                              杲文川摄





       京韵大鼓《元春省亲》。                            杲文川摄





       律洪飞的侄子也爱唱单弦。                           杲文川摄


       吹生日蜡烛。                                  杲文川摄


       由于准备不足,第一次没有吹灭,再吹一次。                 杲文川摄


       律洪飞即席发言,感谢各位前来参加寿宴活动。               杲文川摄


       律洪飞安排了20道菜,都是老年人,哪里吃得了啊!              杲文川摄


       本博赠送的贺诗《藏头七绝·六六大顺》。左起:刘彤、律洪飞、温宝瑞、本博。   律洪飞亲戚摄




  • 3
    ——挽洛滨乡友韦英俊先生